万杰质子:撬动医界的支点


       齐鲁大地,孔孟之乡。“仁”与“义”的思想,在山东这方土地上落地生根并传承了数千年。成长于此的人们,自然承载着这方土地所赋予的思想印记。在齐鲁大地上,成就了一番事业的开拓者们,往往在他们的创业记事中,留下了宽仁厚道的手笔。山乡创业者孙启玉,就是这样一位极富仁义情怀的宽厚长者。
       孙启玉那以六万元贷款起家的创业故事,至今被人们津津乐道。那个取代破落山乡而矗立于世人眼前的现代化社区,深刻铭记着他创业的成就。几十年的创业风雨里,这位拓荒者一直表达着刚强坚毅、从容淡定的气度。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笃定地坚信着“地球上任何一点,都可以成为一个中心。”
        刚强的信念,随着一路的拼搏,以实体的形式逐渐呈现。一个名为“万杰”的健康中心,成为孙启玉创业史上浓墨重彩的印记。一颗仁心,驱使他在山乡里建起这惠泽大众的现代化医院。一颗雄心,让“万杰”这个健康品牌屡屡以惊人手笔轰动医界。八年之前,万杰的轰动效应响彻了世界。在那时所召开的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为万杰“质子刀”的亮剑,赢得了国际声誉。仿佛一个支点,万杰的质子刀,撬动了整个医界。


       
      1990年代的岜山村里,一股人心向上的气氛在强烈地涌动着。彼时,由孙启玉所引领的创业步伐,已经度过了起步时的筚路蓝缕,正迎来一次次收获。开拓者的成功,转换为集体的财富,山乡收获的第一桶金,鼓足了人们的心劲。
       “第一桶金”将会投向哪里,一时间成为山村街谈巷议的热点 。毕竟,过惯了缺衣少食日子的人们,期待把“第一桶金”投向一个获利丰厚的领域。但创业引领者的决策却出乎他们的意料,孙启玉力排众议,力主创建了万杰肿瘤医院,并在创立之初就为这个健康品牌注入了浓郁的公益色彩。对孙启玉的这个决策,人们最初的反应十分不解,因为从利润的角度来看,医疗绝不是获利最丰厚的选择。但在审视了当时的健康环境后,人们才发现这并非是决策者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孙启玉一种仁心的表达。山村里的缺医少药,几乎困扰过这里的每一个人。一场大病,导致一个单薄家庭倾家荡产的事情,也并非新鲜的传闻。现代医疗,尤其是对重症肿瘤的救治,直接关联着人们现实生活的幸福与否。人们的疾苦所在,自然成为创业者的担当。于是,万杰肿瘤医院,应运而生。
       拓荒者孙启玉,在创业的路上始终奉行着一种做事的风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由孙启玉所创立的万杰肿瘤医院,自然也继承下了这种性格与方式。既然已经进军医界,那就要打造一个最高端的健康品牌。因此,起步之时的万杰,就率先开创了一个医界里程碑——我国无创伤治疗脑瘤在万杰起步。这个高高的起点,是由瑞典引入伽马刀而实现的。脑部是血管、神经高度密集的区域,如何消灭肿瘤而毫不损伤脑部。因为传统的脑瘤切除手术,是需要开颅,使用手术刀的。而“伽马刀”,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领域——借助伽马射线的功效“切”肿瘤。不必开颅,而且只要定位准确,就能确保正常的组织、部位不受损伤。在1990年代,这是世界上最为先进的一大医术。但高昂的价格,却一直让伽马刀止步于。正在寻求医界尖端资源的孙启玉,在充分考察了伽马刀的实际功效后,马上就意识到了伽马刀对国人健康的不凡意义。尽管面临资金缺口、技术壁垒等现实难题,但高效的行事风格却再度得到了印证,孙启玉突破重重阻力,迅速敲定了伽马刀的引入。于是,在1993年的10月11日,伽马刀正式落户在万杰肿瘤医院。这一不凡举动,马上就转换成国人现实的健康福利。来自大江南北的求医者,迅速地向着万杰聚集,寻求伽马刀来医治病痛。伽马刀的引入,不仅在医界一举打响了万杰肿瘤医院的名声,更悄然奠定了高端物理医学在万杰的落地生根。从伽马刀起步,到日后名动医界的质子刀,在万杰肿瘤医院这棵大树上,高端物理医学的果实一次比一次丰硕。在这一次次收获中,万杰能给人们带来的健康呵护,也坚定地画出了一条快速上升的轨迹。
       伽玛刀,只是万杰肿瘤医院的一个开端。在孙启玉为这个健康品牌所设定的高端路线上,尖端医疗资源的引入是一种持续的常态。高智能伽玛刀、X刀、光子刀、诺力刀、派特、MM50、心脏激光治疗机……每一次万杰的设备引入,几乎都附带着填补国内空白的意义。
       一次次地站在顶端,一次次地引人瞩目,万杰的品牌影响被迅速地推高。就在万杰影响力加速传播的时候,一项意义深远的发展思考已在孙启玉的推动下,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布局。这就是质子刀的引入。质子,是构成原子核的最小粒子,也被认为是组成所有物质的第一材料。将质子应用于医疗,这是一个十分先锋的创想。而质子刀,恰恰将这种前卫的思想转化为现实。所谓质子刀,就是将高能质子束准确地释放到病变部位,杀死肿瘤细胞。不必开刀、没有流血,实现“定向爆破”的质子刀,精确度极高而副作用极小,几乎不损伤健康细胞。
       国际上将质子刀应用于临床的时间是1991年。美国的loma linda大学医疗中心最先在临床上启用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台质子刀。而孙启玉对质子刀的考察,是在1995年——仅仅在质子刀临床应用的四年之时,其眼光的超前和高远可见一斑。在美国真实见证了“质子刀”的手术过程和效力后,孙启玉的心中百感交集。顶尖医疗科技带来的震撼、对质子刀的精准和快捷的赞叹……最让他感触深刻的,是一种遗憾——这样顶尖的医疗设备,已能为欧美人的健康保驾护航,却不知要在我们的健康业界里缺位多久。遗憾的感觉, 很快催生了孙启玉挺身而出的责任感。一定要让国人享受到这样的顶尖医疗!尤其在肿瘤疾病逐渐多发的现实之下,“质子刀”的为我所用,绝对是国人的健康福音!
       于是,万杰引入“质子刀”的设想,在孙启玉的推动下开始走向现实。引入这样国际顶端的设备,难度可想而知。要知道,在当时,即便是欧美的发达国家,拥有质子刀的也是凤毛麟角。环顾全球,只有美国和日本拥有三台质子刀。复杂的技术、巨额的资金,让许多财大气粗的发达国家在引进质子刀时,徘徊不前。但质子刀,却因为孙启玉的坚定信念和博大气魄,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针对质子刀的论证,先后40多次、近百人次出国考察,行程4000多万公里——这个长度足足可以围绕地球1000圈。孙启玉们的足迹遍及欧美、日本等十几个国家,深入30多家著名医院和研究所,接触权威专家800多人次。辗转全球的考察,为孙启玉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和市场信息。而这些丰富的信息,都印证了他当初决策的正确——来自全球的病例反馈,质子刀在“切除”肿瘤方面的效力是无与伦比的,只要定位准确、剂量正确,在消灭肿瘤细胞的同时,对身体几乎无损。即便是儿童、老人等特殊人群都可以接受质子刀治疗。当初的决心,因为现实的佐证变得更为决绝。质子刀走进万杰的行程悄然加速——技术会谈、合同签订、人才培训、图纸设计、设备进口……质子刀走进万杰的道路被迅速地铺平。这种速度,在淄博万杰医院博拉格质子中心的建设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同样水准的质子中心,美国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院与日本东京第一治癌中心都已建成,它们所花费的时间是七年半。而万杰肿瘤医院的质子中心从施工到竣工,仅仅耗时三年零两个月!矗立在国人面前的这座质子中心,不仅建设速度上赶超了美国、日本,而且质量更胜一筹,创造了世界质子中心建设的新纪录。万杰质子的效率与质量,在奠定之初就震惊了世界医疗界,为国人争了气。
       当然,更让人瞩目的,是“质子刀”进入我国本身所产生的重要影响。万杰的质子刀,是继美国、日本之后,全世界的第四套。我们由此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而进入质子医疗的国度。我们的质子医疗时代,就此在万杰肿瘤医院开启了大幕。这个载入健康史册的时间,定格在2005年——孙启玉的远见卓识,在历经十年风雨之后,以这样一种开启时代的姿态,走入现实。质子刀的到来,对孙启玉而言是“十年磨一剑”的梦想成真,而对万千国人而言,则意味着医治肿瘤的医界水平实现了一次迅速的跨越与拔高,一股丰厚的健康红利真切地走到了国人身边!
      96岁的吕春修老人,是万杰质子刀最早一批受益者的一位。老人危重的病情根子是在脑干——直径3厘米大的一个肿瘤出现在脑干右侧。脑干是生命的中枢,如乒乓球一般大小的肿瘤已经开始压迫脑干,这意味着老人随时有生命危险。但在青岛、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多次求医之后,得到的结论都是,肿瘤太大无法进行开颅手术切除肿瘤!眼看求医无门,有位医生给老人指了一条明路——“到淄博,去万杰肿瘤医院试试,那里有伽马刀和质子刀,兴许能有办法”。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老人星夜赶到淄博,求诊到万杰。彼时,万杰的质子刀已经顺利运行,并成功地为两位病人破除了肿瘤的困扰。吕春修老人是第三位奔着质子刀而来的病友。在万杰医生们的诊断之下,也确诊了老人必须接受质子治疗的现实状况。3.5厘米的肿瘤既无法开颅也无法适用伽马刀——伽马刀适用的肿瘤直径在2厘米以下。但对老人实施质子刀手术,却又有很大的风险,老人已96岁高龄,身体伴有多种老年病,稍有不慎就会危及生命。但艺高人胆大,万杰的质子医生无一不是名校的精英,他们又都在欧美专门进修过质子治疗。医术的水平和丰富的经验,支撑了他们为老人进行质子手术的底气。于是,这场极富挑战性的质子刀手术开始了。在精准的定位后,经过加速的高能质子束被准确地释放进入了老人脑部肿瘤区域。在肿瘤区域,质子的力量瞬间爆发,如手术刀一样切掉了肿瘤细胞的DNA双链结构。手术很成功,老人安然地被推出了质子治疗中心。手术的效力如何,则静待着时间的检验。六个月后,一封特快专递寄到了万杰肿瘤医院。发信人是吕春修老人的女儿,信纸的字里行间写满了感激的溢美之词,并附带着老人复查的影像结果——颅内的肿瘤已经由3.5厘米缩小到了2.7厘米。在万杰肿瘤医院的医生回访探视时,吕春修老人已经完全没有了病痛压迫的感觉。三个月后,恢复中的吕春修老人竟已能独立如厕。
       病友的康复实例,是万杰质子刀效力的最好体现。像吕春修老人一样,仅仅三个月,万杰质子中心就为上百例肿瘤患者成功实施了质子手术。几乎每一例手术,都被万杰的医者们打造成了可圈可点的典范之作。尤其是对96岁高龄的吕春修老人实施的质子手术,雄辩地证实了质子刀无疼痛、副作用极小,即便老人亦可适用的特性。
       短短几个月时间,凭借着手术实效和口碑相传,万杰质子刀的名声一飞冲天。在一个此前质子空白的国度里,如此短的时间内,成功实施上百例质子手术,这在医界中着实令人瞩目。这种影响迅速地冲出了国门,在世界范围内开始赢得反响。最先,是质子医疗方面的专家对万杰青眼有加。美国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质子治疗中心的Hanna教授先后两次派员到万杰考察,这些美国专家对万杰的治疗规程和质量赞不绝口。接踵而来的是法国的Alexjandra教授,这位就职于法国居里质子研究中心的医学物理专家,在万杰的十多天考察中,一直与万杰的物理师工作在一起。他发现万杰物理师的剂量测量工作是十分严谨和细致的,完全令他满意。万杰质子在国际上的声誉渐佳,更引来了国际质子高层的权威关注。在2006年,国际质子协会主席史密斯先生走进了万杰,对这个崛起在淄博的质子中心进行了充满好奇的考察。彼时,万杰质子中心已经成功实施了266例质子手术。在对这众多的质子手术进行了审查,又实地查看了万杰质子中心的硬件与软件后,史密斯主席——这位国际质子治疗界的领军人,对万杰质子进行了中肯的评价——“无论是质子治疗,还是质子剂量控制方面,万杰质子中心都做得非常好!”在充分肯定了万杰质子中心在固定束流和旋转束流方面的优异表现后,史密斯还发现了万杰质子中心为以后的发展所预留的伏笔——预留的两个大房间可以再装配两个旋转束流治疗室。
       史密斯主席的这次考察,不仅对万杰的质子水平进行了权威认定,而且使一项特殊的使命得到了圆满的答复——因为质子水平的优异,万杰完全可以办好质子治疗的世界峰会——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
       因为万杰肿瘤医院在质子治疗方面的不凡举动,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在当时已向万杰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但这种国际顶级会议的举办,最高的门槛是技术和学术的水准。万杰要承办这届大会,必须有响当当的资本——那就是质子医疗的高水平。这个先决条件,将决定万杰能否承办。一旦质子水平达不到国际标准,那么这次大会的举办就会被实力雄厚的对手夺走——同在筹备大会的国家还有美国、韩国、意大利、德国。尽管,这些发达国家具备了我们所没有的许多优势。但如果从质子治疗的角度来看,万杰非但没有劣势,相反还因为优先建立了质子医疗,而比韩国、意大利、德国占据了先机。史密斯主席的考察,就是业界权威对万杰质子水平的考问。显然,万杰可圈可点的现实表现上交了令史密斯主席称道的满意答卷。他完全肯定了万杰的质子医疗水平,不仅打消了疑虑,将质子大会的举办权决绝地授权给万杰,并建议所有的国际质子协会成员都到淄博万杰来参加这届峰会。
       权威的深度肯定,让万杰在质子医疗的顶级圈层中牢固地确立了地位。业界顶级的质子专家,迅速把行程确定到这个东方的国度。全世界的质子专家将在2007年聚拢于万杰,这显然是一次质子业界的盛会,但又意味着孙启玉和万杰正面临着一次国际水准的大考。
在紧锣密鼓的周密筹备后,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在2007年5月18日如约而至。聚集于万杰的质子盛会,呈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盛大局面。来自全球26个国家和地区的质子专家齐聚一堂,国外专家320人,国内专家580人,900名专家的盛大阵容,在国际质子大会上前所未有。人才的规格之高,更是令人仰视——参会的国外专家都是总统级的保健医,国内专家包括肿瘤放射协会的主任、副主任委员,以及全国各地的知名专家教授。
       如此高规格的质子大会,首先意味着学术水准的高端和评审水平的严苛。但令人欣喜的是,在国际高层的严苛考评之下,万杰质子的优异水准博得了所有参会者的高度认可。在大会举办之时,万杰质子中心所进行的质子治疗已经多达360例,涉及到20多种肿瘤,有效率达到了96%。短短不到两年时间,便成功实施三百例以上的质子手术,而且能够保持高达96%的有效率,这的成绩在国际上也是令人瞩目的。在实地考察中,万杰医院和质子治疗中心更是以一种实体的形式,令世界级的英才专家们折服。尤其是质子中心的建设与布局,以及配套医疗与服务的完善,给与会专家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当然,作为国际质子协会最为成功的一次会议,在万杰举办的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的里程碑意义,还在于学术上创造了一个新的顶峰。在限制接受的108篇大会论文中,每一篇都是优中选优的精品。唯有第一流的质子医疗文章,才能在这个殿堂之上传播交流。而万杰的论文就占据了12席之多。每一篇都是有分量的精品力作,因为对质子治疗的见解独到,论证严谨,万杰的质子论文一举轰动了整个质子医疗学界。经过层层选拔,7篇万杰论文登上了峰会讲坛,全体国内外专家现场共享。尤其是万杰医者所写就的有关质子治疗肝癌的文章,反响强烈,赢得了满堂彩。这是我国的质子论文第一次登上国际舞台,而初次亮相就以数量之多、水准优异而赢得了高层的叫好,殊为难得,这也更佐证了万杰质子的水准高超。
       在完美亮相的同时,万杰的质子中心还收获了丰厚的业界资源。在此次大会上,美国、德国、法国、瑞士、瑞典、日本、澳大利亚七个国家18位全世界最知名的专家,接受了万杰的聘任,成为这家医院的智力资源。这项收获的深远意义,在于给万杰的医术延伸和国际步伐铺平了道路,也为万杰悄然营造了国际影响。这种隐形的影响,在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胜利闭幕后不久,便显现了现实的效力。来自欧美的病人慕名而来,竞相到万杰求诊,接受质子治疗。来自丹麦的Lena,是漂洋过海结缘万杰的外籍病人中的一位。22岁的Lena是这个单亲家庭的掌上明珠。上学期间的一次剧烈背痛,让Lena到医院就诊,检查的结果是第6、7胸椎占位。母亲在拿到诊断结果的时候感觉五雷轰顶——担任ICU医生的她,明白这是恶性肿瘤!
       在丹麦的治疗让LENA倍感痛苦,胸椎成型术、胸椎融合术、肋骨切除术并术后放疗,整套组合拳打下来,仅仅为她赢得了半年的安宁。半年后,腰背部疼痛再次出现,经过诊断,胸部CT显示肺转移。面对这一结果,丹麦的医生束手无策,只是建议母亲放弃进一步治疗。母亲绝不肯放弃,带着LENA奔走到美国求医,但多次求诊后,得到的答复多是无能为力。就在陷入绝望的时候,一线曙光却照耀过来。在美国,这对母女听到了“万杰质子刀”的消息,在美国医生们的言传中她们得知,那个东方国度里的万杰,质子刀的技术已经很成熟,并不逊色于美国。而且万杰质子刀治疗的价格是全球最低的。一线生机被迅速地抓紧,母女俩直奔万杰。很快,由万杰专家们为LENA量身定制的质子治疗方案就进入了实施阶段。LENA当时的病情已属晚期,肺门,胸膜,上纵隔等多处都已发生了转移。为了让质子刀发挥最有效的效力,LENA的治疗方案由万杰医者们连夜制定。周密的质子手术,在第一时间快捷地实施了。一个月后,质子治疗顺利结束,折磨LENA近一年的疼痛几乎完全消除,复查全身PET/CT示:全身未见高代谢,异常代谢均消失,恢复到正常水平。治疗的结果,让LENA与母女相拥而涕,母亲更是连连惊呼奇迹。满怀感激之情,踏上归国的行程,一个万杰与生命延续的故事又再度传扬到欧洲。这仅仅是质子中心救治外籍病友的普通一例。像LENA一样,已有许多国外友人,因为万杰质子而延续了生命。
这一个个续写生命的实事,不单是万杰质子中心的业绩,还恰恰印证了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的深远意义。因为这次国际会议传扬了万杰医院的名声,远播了万杰质子的声誉,为那些求治无门的外籍友人,延伸着生命的长度与质量。
       生命在万杰受到善待,病痛在万杰得以破除——这种现实的效果,也正是开拓者孙启玉创立医院的初衷与情怀。因为那轰轰烈烈的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孙启玉的仁心善念呈现于国际的视野之中。而其产生的长远影响,至今仍在医界中深远地发扬。在第46届国际粒子(质子)肿瘤放射治疗大会举行八年之后,经过了完善升级的万杰质子刀,依然在医疗一线为了人们的健康而稳健运行。上千例的成功手术,让蓄势待发的万杰质子刀,始终保持着信心满满的姿态。
       峰会已然落幕八年,但由峰会所认定的万杰质子医疗水平,却一直在与日俱增地悄然提升。质子——这个物理医学的高端顶点,依然是万杰这个医疗中心最为坚强的支点。因为这个优异的支点,万杰一如既往,有力地撬动着医术与健康的上行。


健康热线 0533-4650000